统计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统计业务/统计知识>革命导师论统计

革命导师论统计

革命导师论统计

  一、统计的意义与作用

  1、虽然代表着自诩为世界上最讲求实际民族的舆论,却从来不屑于研究细节和统计数字,而这些细节和统计数字不仅在贸易和政治经济方面,而且在国家政策方面都是采取一切明智决定的基础。【恩格斯:《奥地利的兵力》(1854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第1版,第615页。】

  2、在议会最近一次会议上,向两院提出了一个题为“联合王国从1844年至1858年最近15年历年简要统计一览的蓝皮书。不管这个官方出版的文件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的一行行的数字看起来多么枯燥,这些数字事实上对英国总的发展历史提供了比充满了漂亮废话和政治胡说的几部巨著都更珍贵的材料。【马克思《人口、犯罪率和赤贫现象》(1859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第1版,第549页。】

  3、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马克思:《资本论》第二版跋(1867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版,第23页。】

  4、你们将可以看到,没有任何东西能比一大串整理得一目了然的反映选举胜利的数字更有力地使群众感到震惊。……那时,朋友和敌人就会根据确凿的数字判定你们在一年当中取得的进展和赢得的地位。【马克思:《致保尔?拉法格(1892年5月19日)》。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版,第344页。】

  5、对于某一个时期的经济史的明确观念,决不能和事件本身同时得到,而只有在事后,即在搜集和鉴别了材料之后才能得到。在这里,统计是必要的辅助手段,而统计总是落在事件后头的。【恩格斯:《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后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1895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1版,第591页。】

  6、统计应当说明由全面分析所确定的社会经济关系,而不应当变成自我目的,就象在我国常常发生的一样。【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6-1899年)。见《列宁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1版,第461页。】

  7、一般的社会统计,特别是经济统计,最近二三十年来作出了巨大的成绩。有许多问题,而且是涉及到现代国家的经济制度和这种制度的发展的最根本问题,过去是根据一般的估计和大致的材料加以解决的,现在如果不根据按某一个一定的纲要收集并经统计专家综合的关于某一国家全国情况的浩繁材料,就无法加以比较认真的研究。【列宁:《现代农业的资本主义制度》(1910年)。见《列宁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1版,第420页。】

  8、统计工作不是把数字随便填到几个格格里去,而应当是用数字来说明所研究的现象在实际生活中已经充分呈现出来或正呈现出来的各种社会类型。【列宁:《莫斯科省的工作日和工作年》(1912年)。见《列宁全集》第18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1版,第254页。】

  9、任何建设工作,任何国家工作,任何计划工作,没有正确的计算是不可想象的。而没有统计,计算是不可想象的。没有统计,计算就一步也不能前进。【斯大林:《俄共(布)第十三次代表大会》(1924年)。见《斯大林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1版,第189页。】

  10、我们相信中央统计局是科学的堡垒。我们认为如果没有中央统计局的数字,任何一个管理机关都不能进行计算和计划工作。【斯大林:《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大会》(1925年)。见《斯大林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

  11、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教导我们说:应当从客观存在着的实际事物出发,从其中引出规律,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为此目的,就要象马克思所说的详细地占有材料,加以科学的分析和综合的研究。【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1941年)。见《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版,第757页。】

  12、胸中有“数”。这是说,对情况和问题一定要注意到它们的数量方面,要有基本的数量的分析。任何质量都表现为一定的数量,没有数量也就没有质量。我们有许多同志至今不懂得注意事物的数量方面,不懂得注意基本的统计、主要的百分比,不懂得注意决定事物质量的数量界限,一切都是胸中无“数”,结果不能不犯错误。【毛泽东:《党委会的工作方法》(1949年)。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版,第1332页。】

  二、统计工作的组织领导

  13、为了从事实际工作,我们必须掌握数字,而中央统计局应该比谁都更早地掌握这些数字。【列宁:《给中央统计局的信》(1921年)。见《列宁全集》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版,第12页。】

  14、必须使中央统计局成为我们日常工作的分析机关,而不是“学院式的”分析机关。……统计工作者应当成为我们的实际助手,而不是烦琐议论者。【列宁:《给格?马?克尔日札诺夫斯基》(1921年)。见《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1版,第496页。】

  15、整体的各个部门是互相衔接的环节,如果有个环节弄坏了,那末整个工作就会有搞坏的危险,统计工作就是这样。在资产阶级国家里,统计人员具有某种起码的职业荣誉感。他们不会撒谎,他可能有某种政治信念和政治倾向,但是涉及事实,即涉及数字,他宁可牺牲自己,不说假话。这样的资产阶级统计人员,尊重自己并具有某种起码的职业荣誉感的人,我们最好尽量多一些!如果我们不这样组织统计工作,那末我们的建设工作就不能前进一步。【斯大林:《俄共(布)第十三次代表大会》(1924年)。见《斯大林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1版,第189页。】

  16、我们认为中央统计局应该提供不受任何偏见影响的客观材料,因为使数字适合于某种偏见的企图是一种带有刑事性质的犯罪行为。【斯大林:《联共(布)第十四次代表大会》(1925年)。见《斯大林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272页。】

  三、统计调查和调查研究

  17、你对于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于某个问题的发言权。这不太野蛮了吗?一点也不野蛮。你对那个问题的现实情况和历史情况既然没有调查,不知底里,对于那个问题的发言便一定是瞎说一顿。瞎说一顿之不能解决问题是大家明了的,那末,停止你的发言权有什么不公道呢? 【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1930年)。见《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版,第1页。】

  18、你对于那个问题不能解决么?那么,你就去调查那个问题的现状和它的历史吧!你完全全调查明白了,你对那个问题就有解决的办法了。一切结论产生了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头。只有蠢人,才是他一个人,或者邀集一堆人,不作调查,而只是冥思苦索地“想办法”,“打主意”。须知这是一定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打出什么好主意的。换一句话说,他一定要产生错办法和错主意。【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1930年)。见《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版,第2页。】

  19、调查就象”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象“一朝分娩”。调查就是解决问题。【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1930年)。见《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版,第3页。】

  20、离开实际调查就要产生唯心的阶级估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导,那末,它的结果,不是机会 主义,便是盲动主义。【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1930年)。见《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版,第4页。】

  21、要了解情况,唯一的方法是向社会作调查,调查社会各阶级的生动情况。对于担负领导工作的人来说,有计划地抓住几个城市、几个乡村,用马克思主义的标本观点,即阶级分析的方法,作几次周密的调查,乃是了解情况的最基本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具有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最基础的知识。【毛泽东:《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1941年)。见《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版,第747页。】

  22、如果有问题,就要从个别中看出普遍性。不要把所有的麻雀统统捉来解剖,然后才证明“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从来的科学家都不是这么干的。【毛泽东:《农业合作化的一场辩论和当前的阶级斗争》(1955年)。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第1版,第206页。】

  23、调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走马看花,一种是下马看花。走马看花,不深入,因为有那么多花嘛。……看一看望一望就走,这是很不够的,还必须用第二种方法,就是下马看花,过细看花,分析一朵“花”,解剖一个“麻雀”。【毛泽东:《我们党的一些历史经验》(1956年)。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第1版,第308页。】

  四、统计分析

  (一)理论指导

  24、他们竟这样醉心于农民中马匹分配的各色各样的数字,以致把经济分析变成了统计作业。他们不去研究农户的各种类型(短工、中等农户、企业主等),却象数字爱好者那样研究一栏一栏没完没了的数字,真是想以自己的算术狂来震惊世界。【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6-1899年)。见《列宁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1版,第119页。】

  25、有人说“数字能证明一切”!但是必须分析,数字所证明的是什么。数字只能证明它直接表明的东西。【列宁:《农业中的资本主义》(1899年)。见《列宁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114页。】

  26、在社会现象方面,没有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脚的方法了。罗列一般例子是毫不费劲的,但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或者完全起相反的作用,因为在具体的历史情况下,一切事情都有它个别的情况。如果从事实的全部总和,从事实的联系去掌握事实,那末,事实不仅是“胜于雄辩的东西”,而且是证据确凿的东西。如果不是从全部总和,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而是片断的和随便挑出来的,那末事实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甚至连儿戏也不如。【列宁:《统计学和社会学》(1917年)。见《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279-280页。】

  27、 “实事”就是客观存在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我们要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从其吲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即指出周围事变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而要这样做,就须不凭主观想象,不凭一时的热情,不凭死的书本,而凭客观存在的事实,详细地占有材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般原理的指导下,从这些材料中引出正确的结论。【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1941年)。见《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横排本版,第759页。】

  (二)统计分析研究的方法论问题

  (1)平均数

  28、在只有通过市场才能把各个分散的商品生产者联系起来的社会内,规律性只能表现为平均的、社会的、普遍的规律性,至于个别偏差情形则会相互抵销。【列宁:《卡尔?马史思》(1914年)。见《列宁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 959年第1版,第47页。】

  (2)相对指标

  29、在研究产值增长速度时不能只限于考察增长的总的百分数,还必须知道每增长百分之一所包含的内容和全年产值增长的总数。【斯大林:《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总结》(1933年)。见《斯大林全集》第 13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1版,第171页。】

  (3)统计分类

  30、由于分类的方法不同,同一个材料竟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列宁:《关于农业中资本主义发展规模的新材料》(1951年)。见《列宁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57―58页。】

  (4)统计对比

  31、拿来比较的现象必须是同类的。【列宁:《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1914年)。见《列宁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23页。】

  (5)统计动态分析

  32、在政治经济学中,任何时候都绝对不能仅仅根据一年的统计材料就得出一般规律。常常需要引证六、七年来的平均数字,也就是说,需要引证在现代工业经过各个阶段(繁荣、生产过剩、停滞、危机)而完成它必然的周期这一段时期内的一些平均数字。【马克思:《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1848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1版,第450页。】

  (6)统计预测

  33、正如我们可以很容易知道某个移民区消费多少棉花或多少棉纺织品一样,中央管理机构也可以同样容易地知道 全国各公社的消费量。只要这种统计工作组织就绪,这种工作在一两年内就可以很容易地完成,每年的平均消费量就只会同人口的增长成比例地变化;因此就容易适时地预先确定,每一种商品要有多少才能满足人民的需求。【恩格斯 :《在北爱斐特的学说》(1845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版,第607页。】

  (7)数学方法的应用

  34、你知道那些统计表,在表上,价格、贴现率等等在一年内的变动是以上升和下降的曲线来表示的。为了分析危机,我不止一次地想计算出这些作为不规则曲线的升和降,并曾想用数学公式从中得出危机的主要规律(而且现在我还认为,如有足够的经过检验的材料,这是可能的)。【马克思:《致恩格斯(1873年5月13日)》。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73年第1版,第87页。】

  五、对统计创始人威廉?配第的评价

  35、政治经济学之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统计学的创始人 威廉?配第,……【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篇第八章《工作日》。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篇,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版,第302页。】

  36、杜林先生对配第的真正经济学的著作采取这样的态度,对于配第创造“政治算术”,即一般所说的统计也采取同样的态度。他对于配第所用方法的奇特,只是恶意地耸耸肩膀!如果我们想到,一百年以后甚至拉瓦锡在这一领域中还采用的奇异方法,如果我们想到,现在的统计同配第向它概要地提出的目的还相距很远,那末,在两百年以后这种自以为高明的骄傲,就只是表现出无法粉饰的愚蠢。【恩格斯:《反杜林论》第二编第十章《〈批判史〉论述》(1876-1878年)。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1版,第255页。】

(河南省商丘市统计局付红旗搜集、整理)

 

版权所有:昆明市统计局 技术支持:昆明信息港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地址:市级行政中心3号楼 邮编:650500 电话:0871—63138937 63135284
滇ICP备07000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29号